Home Contact US Site Map Korean
字体:    

标题 无锡日报:在无锡的“海归”们 作者 admin
日期 2009-07-18 浏览 2662

在无锡的“海归”们 

        2006年,7个;2007年,61个;2008年,208个……这是一组过去三年来“530海归”在无锡落户的递增数据。
  无锡在2006年5月推出一项以“五年内引进30名领军型海外留学归国创业人才”为核心内容的计划,也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“530计划”。因为“530计划”的推波助澜,近年来越来越多的“海归”来到无锡,他们在这里寻找创业的机会,谋求发展的平台。他们努力适应着在无锡的生活,他们已经成为我们这个城市里一个特别但不特殊的群体。

  回家“探路”一人分饰多角

       1964年出生的陆建豪看上去很年轻,他是接受采访的“海归”中唯一一位无锡人。既然老家在无锡,那在美国留学了13年的陆建豪回来创业,就顺理成章了。
  对于陆建豪来说,这一次归国创业与十几年前出国深造发展,有着惊人的相似。同样是去往“陌生”的地方,同样是面临“未知”的将来,也同样是首先一个人去“探路”。
  陆建豪和太太在美国都是搞计算机软件开发的工程师,太太在美国一家大公司内有稳定的工作,一双儿女也都已经上学。2007年年初,陆建豪在网上看到了无锡“530计划”的信息,他动心了,他决定先一个人回来看看。虽然已过不惑之年,陆建豪还是被无锡优越的创业环境深深吸引住了。他说服妻子,征得孩子们的同意,在2007年11月结束了自己在美国的工作,在无锡注册了公司,开始了创业之路。
  “我们要面临家人分隔两地的苦恼,我们没有成熟稳定的公司管理体制,我们甚至找不到一个现成的中层管理人员。”陆建豪在无锡成立自己的计算机平台服务公司后,一人分饰多角,平时除了工作还是工作,一个季度飞回美国见一次家人。他的这种经历颇有代表性,大多数回国创业的“海归”都有过这样的生活经历。
  好在两个礼拜前,陆建豪的太太被派到所在公司的上海分公司工作,两个孩子也一起到了上海,准备在上海定居。“现在不用去地球另一头看望妻儿了。”虽然还是分隔两地,陆建豪已经心满意足,毕竟如今周末他都能到上海与家人团聚,而妻子的稳定收入也为他在创业初期提供了“资金保障”,他暂时不用担心养家糊口的问题。

  走到哪都不忘了“跳探戈”

  从江阴特意赶来接受采访的常小迦,是为数不多归国创业的“女海归”。她是生物技术方面的专家、博士,她也是一名妻子、一位母亲。上世纪80年代就到美国的常小迦,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浓郁的美国人气息,包括她的讲话逻辑与思维方式。
  由于常小迦到目前为止,多半时间都在美国度过,家庭和事业也都在那里,儿子和女儿更是从一出生就接受美国文化,所以她这次归国创业并没有打算把家庭一起“迁”回来。“我都没有办法很快习惯这里的文化,更何况是孩子们,不过让他们了解自己的祖国还是非常必要的。”作为一位母亲,常小迦虽在上班的时候争分夺秒工作,但每天回到江阴的家后都会约好与两个孩子通电话,或写E-mail,让他们了解妈妈在无锡的工作和生活状态。
  “开公司对孩子是一种教育,让他们知道自己父母创业的辛苦,会使得孩子们更加珍惜家人团聚的机会。”常小迦和丈夫完全是一种美国父母的思想。今年4月,常小迦的儿子已经来到无锡参观了妈妈目前工作生活的地方,而年纪小一点的女儿也将在8月暑期结束前来无锡看看。
  也许是女性的缘故,常小迦对工作的要求细致、急迫,对生活也更充满浪漫主义的追求。“在美国的时候,我每周都会去游2-3次泳,然后和丈夫去跳几次阿根廷探戈。”常小迦与丈夫跳探戈的习惯已经保持了4年,即使来到中国,他们也想方设法找地方跳,“上海和北京都有地方可以跳阿根廷探戈,无锡暂时还没有找到。”常小迦有些遗憾。不过崇尚环保的常小迦,打算过段时间买辆自行车,骑着到处转转。据说,她现在上班都还坚持走十几分钟路到车站,然后坐8站公交到公司,一点没有中国CEO的“派头”,她倒还蛮自得其乐。
  带着“单身汉”员工去郊游同样是搞生物工程的周坚,自称是公司里的“家长”。出生于1963年的福建人周坚,原来是大学里的教授,后来他到欧洲游学,再后来他在加拿大结婚生子买房,再后来他卖掉了加拿大的房子,和妻子一起来到无锡创业开了公司。现在他在公司所在的惠山区购买了商品房,他决定把家安在无锡。
  和常小迦不同,周坚的公司主要研发和生产用于市场的食品检测剂。因为是一个民生工程,所以周董事长的公司才在无锡落户一年多时间,就已经开始盈利,而且他的公司还拥有了一个20多个人的团队。“之前从来没来过无锡,但我第一次来考察,就爱上这地方了。”按照西方人的观点,周坚的儿子年满18岁已经自己独立,他现在正是可以大展身手的年纪。所以,自称一把年纪的周坚义无反顾地在无锡重新开始创业、生活、交友,融入这里。“创业可以把人变得更完美。”周坚自从回国在无锡创业,越来越觉得自己责任重大。每到周末,周坚总劝妻子不要再待在实验室做研究,他们夫妻就像公司的大家长,带着年轻的单身员工在附近到处走走、玩玩。“我们能深刻体会没有朋友、家人在身边的感觉,公司里很多小年轻都是外地人,所以我应该带着他们一起尽快适应这里的生活。”虽然目前公司周边的晚间业余生活依然缺失,但具有西方人娱乐精神的周坚,像个老顽童一样每周带着小青年们到处“找乐子”。如此一来,可说一举两得,既拉近了与员工们的距离,同时也留住了员工的心,让他们安心在公司工作。
  
       我们的“平台”高责任更高

       廉仁淳博士已经不下几十次接受锡城媒体的采访,因为他是2006年第一个落户无锡的“530项目”负责人。有关他归国的理由,选择无锡创业的原因,他的公司,他研发的产品……这些硬性的新闻随便到网上百度一下就能出现好多。廉博士被媒体当作是“530计划”的一个典型代表,受到极大关注。
  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,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,第三年意味着一个转折,这一年的运营将决定公司可以继续向上,还是已经没有潜力。那么,廉博士和他的“引速得”如今是否安好?
  一条收过好几遍的群发短信是这样写的:当别人在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,只有我在关心你累不累。不错!当所有人都在盯着“530计划”内受到政府扶持的项目是不是做出了成绩的时候,有谁在关心这些“海归”在无锡生活得怎样,他们又在思考些什么?
  在无锡待了快三年的廉仁淳,在这次的被采访者中,也许最有资格谈谈自己来到无锡后的感想。“我从来都是一个不为自己留后路的人。虽然两个女儿尚小,我还是把她们接到无锡来上幼儿园;虽然妻子想到上海某个大学教书,但我依然劝动她进入江南大学教应用数学。原因很简单,我相信在这里可以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。”1970年出生的廉仁淳是朝鲜族人,这个优势让他在大学本科毕业后到韩国留学读研、读博。从踏出国门的那一天起,廉仁淳就想着要回国创业,十几年来从未改变。
  “我一直对我的员工说,‘引速得’的起点非常高,是‘530计划’让它拥有非常高的创业平台。所以,我们更应该比别人做得好。”廉仁淳一直没有忘记,与其他创业者相比,他得到了政府各方面的支持。“但‘530计划’毕竟要经过一个知识转化为技术、技术转化为产品、产品走向市场的漫长过程,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。”作为“海归”创业者,廉仁淳始终认为,他只是千千万万人中的一员,“海外人才回国创业最大的责任,不是创造GDP,而是完善一个城市的产业结构。”
  这是一种远见,来自我们这个城市里一个特别但不特殊的群体的远见。
本报记者 袁柳 实习生 龚钰铭 刘漪
 

无锡日报(2009年07月18日)
无锡新传媒网:http://www.wxrb.com/xwzx/xwzx_wh/200907/t20090718_484500.html
无锡日报太湖周刊PDF:http://www.wxrb.com/szb/wxrb/page/1/2009-07-18/B01/77721247880350328.pdf